唐代宗
唐代宗是唐朝历史上第一个以长子身份即位的皇帝。唐代宗即位之初,正当安史叛军最后垂死挣扎的关键时刻,为了早日平定叛乱,结束动荡的局面,代宗对安史降将实施了姑息政策,以致形成了河北藩镇割据的局面,给继承者遗留下了难以彻底消除的祸患。 历史上对代宗李豫的评价,向来说法不一,有人说他是"昏君",有人说他是"贤君"。新唐书中评价说:"代宗之朝,馀孽犹在,平乱守成,盖亦中材之主也。"认为他有一定能力,是个合格的皇帝。而在旧唐书中,作者在论述了代宗一生中的作为之后,竟然得出了"古之贤君,未能及此"的结论,可以说是极高的评价了。 他参与预谋军国大事七年,主持朝政十八年,生活在唐朝由盛到衰急剧变化的历史年代,当时唐王朝轻历着三大转折,一是由统一的我中央集权走向分裂割据,二是阶级矛盾由缓和逐步走向激化,三是唐帝国对周边诸族由主动进攻走向被动挨打。 唐代宗的一生经历,是大唐安史之乱前后社会大的一面历史镜子,唐代宗时期的历史,为后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经验教训,耐人寻味反思,着眼未来,有不少可借鉴之处。

安史之乱将沉浸在太平繁华美梦中的大唐猛然拉下神坛,老朽没落的唐玄宗在无奈失落中死去,悲愤的唐肃宗苦苦支撑了六年也一命呜呼,这爷俩将一个超级大乱摊子扔给了唐代李豫

宝应元年(762),专权的宦官李辅国杀死了张皇后,唐肃宗也受惊吓而死,李俶唐肃宗灵柩前依其遗诏即位,改名豫,时年36岁,是为唐代宗。唐代宗是唐朝历史上第一个以长子身份即位的皇帝,唐代宗虽有抚平战乱创伤的意愿,但动荡和磨难不仅抵消了他建设国家的热情,也使他开拓进取的锐气严重受挫。大唐帝国往日的盛景已是时过境迁,成为人们心中无法再现的记忆了。

唐代宗的成长注定是不平凡的,他虽然在治国上留下很多缺憾,但是在治家上却很有方法,值得赞赏。唐代宗在历史上是出了名的多情天子,其情感生活不仅丰富多彩,而且还颇具几分浪漫色彩,他的多情不仅局限在男女情事上,而是多层次、全方位的。他为人特别宽厚、仁义,孝敬长辈、爱护兄弟、关爱老婆、优待亲属,甚至连对待乳母都是念念不忘的。他对祖父玄宗,父亲唐肃宗都做到了生前尽孝,死后怀念,是一位仁孝至极、亲情笃厚的大好人。据史载上元末年,宦官李辅国与张皇后合谋迁移太上皇玄宗于西内,太上皇大为气恼,不久病重。

当时,唐肃宗虽泫然泣下,对父皇深表同情,却无可奈何,自己亦因怏怏不乐而身染重病,此时身为太子的李豫,冒着太子之位可能不保的风险,不顾张皇后,李辅国的淫威,不分黑夜、白天往来奔跑于祖父和父亲的两宫,侍奉于祖父和父亲的病榻旁,躬身药膳,衣不解带者久之。唐代宗即位后,对张皇后与李辅国耿耿于怀,因为李辅国和程元振手握禁军,唐代宗表面尊礼,而内心实欲除之,以报祖父和父亲被害之仇。宝应元年十月,唐代宗利用李辅国和程元振两大宦官争权的矛盾,夜间派一名有忠义之勇的武士,窃杀李辅国之首级和一臂而去。唐代宗将李辅国的另一臂送至泰陵,祭奠祖父,以慰亡灵。

唐代宗虽自幼丧母,但登基之后怀念生母恩重,故对外祖父家封赐甚厚。他追赠外祖父吴令桂为太尉,任命吴令桂母弟,宣城令吴令瑶为开府仪同三司,太子家令,封濮阳郡公,吴令桂另一母弟,中郎将吴令瑜为开府仪同三司,太子谕德,济阳郡公,封元舅,盛王府录事参军吴溆为开府仪同三司,太子詹事,濮阳郡公,后迁鸿胪少卿,金吾将军。唐代宗另一舅父吴溱与吴溆同日开府,授太子詹事,俱封濮阳郡公。

唐代宗对教育过他的老师也十分尊重,国子博士张涉为东宫侍读,他登基当晚便请老师进宫,事无大小皆咨询请教,后来又拜老师为右散骑常侍兼任翰林院学士。

唐代宗对兄弟的手足之情也极为重视,他的三弟李倓颇具才能,但是因为张皇后和李辅国陷害,被唐肃宗赐死,事后他每与四弟李佖谈到李倓时,总是流涕不已,他一继位就立即下诏,追赠李谈为齐王,后来到了大历三年五月,这哥俩又谈论到了李倓死得冤屈的事,李泌建议仿照玄宗追赠岐王李范为惠文太子的前例也追赠李倓为太子,唐代宗却哭泣说:“吾弟首建灵武之议,成中兴之业,歧岂有此功,竭诚忠孝,为奸人所害,向使沿存,朕必以为太弟,今当崇以帝号,成吾夙志,遂追谥李谈为承天皇帝,归葬顺陵,并专下了一道诏令,称颂李谈生前的功德和才能,寄托哀思怀念之情。

唐代宗对后妃和子女也非常关爱,他的第一位皇后沈氏因逃避安史之乱去向不明,唐代宗继位后,即遗使天下,到处寻访沈氏,但一直没有找到。后来唐代宗又封了独孤氏为贵妃,独孤氏生韩王李迥和华阳公主,华阳公主聪明过人,说话做事因其父皇的喜憎而变,所以唐代宗对她特别钟爱。后来华阳公主和独孤贵妃不幸分别于大历九年和大历十年双双离世,唐代宗悲痛不已,几乎承受不了这连续的打击。唐代宗因悼念不已,故把独孤氏的遗体一直殡于内殿,以便天天探视。直到大历十三年十月,才安葬于庄陵。

唐代宗甚至对儿时乳母的养育之恩也永远铭记,他为此专门下答了《赠奶婆元氏颖川郡太夫人敕》的敕令:古者缘情立礼,着慈母之制,盖圣人示德,无不报之以礼,故奶婆元氏,朕在襁褓,受其抚育,推干就湿,慈爱特深,可谓仁人厚惠茂德者矣,可憎颖川郡太夫人。

唐代宗的宽厚还体现在被千古传诵的”打金枝“事件上,唐代宗的女儿升平公主嫁给了大将郭子仪的儿子郭暧,可结婚之后公主在公公婆婆面前总是摆出”君“的身份,对公婆不够尊敬,郭暧却不以为然,常要求公主按民间礼法侍奉公婆,公主自然不干。夫妻二人为此常常争吵,终于有一天,郭暧喝了酒后和公主又争论起此事,互不相让,郭暧一怒之下打了公主一个耳光,并说:”你仗着你爹是皇帝,就耀武扬威吗?我告诉你,我爹他是根本不想干皇帝这个差事,否则的话,还轮得到你家?

公主自然不肯吃亏,跑到唐代宗面前诉委屈,没想到唐代宗却说:”驸马说的可全是实话呀,假如当年你公爹有心要做皇帝的话,谁也挡不住他,这天下,早就不姓李而要姓郭了“。郭子仪事后得知儿子打了公主还说了大不敬的醉话,吓得不行,赶忙捆起儿子到唐代宗面前请罪,没想到唐代宗不但亲手给女婿松绑,还说了一句千古传颂的治家名言:”不痴不聋,不作家翁“。郭子仪很感慨唐代宗的宽厚,回到家里给儿子狠狠地施行了家法,把儿子胖揍一顿,公主却心疼起丈夫,为丈夫求了情。后来郭暧和公主也比较恩爱,这个”打金枝“的故事后来就成了千古美谈。

如此有情有义的唐代宗,命运却并没有让他在治国之路上一帆风顺。因为摊上了安史之乱,使他履步维艰,但最终他还是平乱守成,引领着大唐王朝走出了最黑暗的低谷。而唐代宗的为人处世与和谐治家的理念,不论在什么时代,都值得我们学习与称道。